首页 > 戏剧歌舞 > 正文

京剧“要想人前显贵,就得人后受罪”

2020-07-26 05:30:12 

任何艺术家,没有超出常人的刻苦和艰辛的努力,很难领悟到表演真谛,更难以得到认同和肯定。“要想人前显贵,就得人后受罪。”老话讲得朴素,却是真理。采访北京院梅兰芳团团长李宏图,他说得最多的是“努力”。30多年学戏演戏的过程中,所有常人想象不到的困难,全凭着他漫长而艰辛的努力克服。因为努力,他从河北艺术学校科到中国戏曲学院,师从祁荣文、李德彬、江世玉、张春孝、李金鸿、茹元俊、黄定、刘雪涛、杨明华等,亦得到俞振飞、叶少兰的指教;因为努力,他先后获得首届全国演员电视大奖赛最佳表演奖、全国青年团队剧目汇演优秀表演奖、北京市年度新创作剧目展演优秀表演奖、梅兰芳金奖大赛提名奖、全国优秀青年演员评比展演、中国剧协戏剧梅花奖等。

  采访就约在北京院,李宏图的办公桌上是看了一半的剧本,边上凌乱地堆着饼干面包以及咬了一半的苹果。他的生活大概谈不上规律,然而聊起,他的认真与严谨却让人心生敬意。

  做好剧团“大师傅”

  李宏图在艺术上的追求,是笃定而从容的一种“寻根”。叶少兰先生的演出,他每场必看,唱、念、做、舞,甚至一个细节,都不放过,希望去探个究竟,“我必须明白,把35岁以下男子的稚嫩与阳刚,表现得到位传神,前辈们是怎么做到的。”

  小生这一行当最难的不是技巧高于哪个行当,而是小生的“第一人才”很难产生,小生是用真声和假声结合的声腔艺术,表现其稚嫩之中又不乏阳刚气质。这就给演员出了一个难题,结合不好就给人阴阳怪气的感觉。“我开始学的时候是老生和武生,并不喜欢小生。觉得尖声刺耳。祁荣文老师认为我的扮相适合工小生,就对我说,先学一段,如果感兴趣就学,不感兴趣就不学。学的当中,得到认可是最重要的。”李宏图说,学校彩排时,学生们得到叫好最多最热烈的,他算其一,1980年他作为中国戏校的学生到天桥剧场演出,一段娃娃调观众给了13次掌声。他谦虚地说,现在回头看,不是演出多好,而是观众对小生的认可。因为这些鼓励的掌声,李宏图走上了小生表演漫长的艺术生涯,一演就是30多年。

  2001年,通过公开招聘,李宏图担任北京院一团的团长。老话讲,宁管千军万马,不当艺术团长。所有认识李宏图的人都持反对意见。老师怕他耽误业务,家人怕他受累不讨好,戏迷不愿意失去好小生。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,李宏图还是决定挑起这副担子。“一个人的成功,远不够拯救一个行当,必须壮大小生行的群体力量,才能使这个行当真正地得以存活。同样,,一个艺术整体,保存、创造其完美的生命活力,艺术活力,需要‘激活’每个艺术个体的生命活力。”

  做演员,当团长,似乎是截然不同的两个“行当”,但是,对李宏图而言,却没有多大的区别,他认为做演员上台演戏,当团长带着大家演戏,充其量是圈里的“跨行”,为的还是一个目的,演戏,演好戏。

  李宏图把真诚视为个人的一种魅力,把乐观作为一种态度,以此来发挥自己的“磁场效应”,他努力建设这样的一支团队:工作空间中分工明确,个人的价值被肯定和认可,每个成员为了共同的信念,各尽其责,各显其能。李宏图把自己比喻成剧团的“大师傅”。就像做饭炒菜,得讲究色香味美,怎样炒得又快又香,就得动脑子。艺术鉴赏力差的人是无法胜任管理者的,他必须不断地做出决策,决定某一个剧目如何排练演出,确定某一个演员摆在什么位置。在担任团长的7年间,他考虑最多的是开拓市场,搭建平台,让优秀的演员有更多的机会面对观众。“现在的演员,积累少经验少。过去老艺术家一年得唱多少戏?演戏都讲功夫,功夫即是时间,不花时间,不下功夫,怎么有好的艺术?”人心齐了,剧团有了凝聚力,一年到头排戏演戏,收入也提高了。这一年,李宏图被评为北京市文化局和市文联“德艺双馨十大标兵”。

  艺术应该引领市场

  “过去讲戏比天大。我的原则是,一个戏的产生,首先经过调查,大家集思广益,分析市场需要什么戏,然后选材、探讨。”这并不是迎合市场。李宏图认为,艺术应该引领市场,而不是取悦市场。

  2005年李宏图调任梅兰芳团团长,经过调查,李宏图发现有一批戏迷希望再看到《红灯记》。根据团里现有的人力资源,大胆地启用有发展前途的青年演员,“我们就立刻排演了《红灯记》,这出戏会引发我们思考那个年代的共产党人为革命付出了什么,对当代共产党员是一种启发,对年轻人是一种激励。”《红》剧的演出大获成功,不但收回了排练成本,还不断地为剧团带来新的经济效益。

共2页: 上一页 1
关于美优百姓网 | 版权声明 | 联系我们 | 友情链接 | 网络广告
美优百姓网 版权所有 © 2015-2020